政府怎样履行社会责任_人生指南网

政府怎样履行社会责任

发布时间:2020-01-13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政府怎样履行社会责任

既然政府应承担社会责任,那么履行社会责任是否一定要政府亲力亲为呢?维护国家安全、社会公正、提供公共品、扶贫等都是政府应承担的社会责任,责无旁贷;政府履行社会责任不必事必躬亲,也可以委托给企业或社会组织操办;政府选择委托社会组织的可取办法并不是招标,而是让受益人直接选择。

马朝钧

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有句名言:政府的角色是“守夜人”,职责是保护国家安全与维护社会公正。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出版了《自由选择》一书,说在现代市场经济下政府不仅要当好“守夜人”,而且还应成为“仆人”,其主要职责有四项:保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公正、提供公共品以及照顾穷人。

政府为何要承担这四项职责?弗里德曼解释,是因为市场在上述领域会失灵。不错,市场的行为主体是企业,而企业作为一个经济实体,确实无力担当保护国家安全的重任;同时企业要以追求利润为目标,由于存在自身利益,也不可能维护社会公正;再有,由于公共品消费不排他,存在收费困难;而扶贫又难以取得收益回报,所以企业往往不投资。

在笔者看来,以上四项职责归纳起来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国家安全、社会公正、公共品”,此三项皆属公共服务;另一类是照顾穷人。需要指出的是,无论公共服务还是照顾穷人,都是政府应承担的“社会责任”。笔者写这篇文章想要讨论的是,既然政府应承担社会责任,那么履行社会责任是否一定要政府亲力亲为呢?

早期经济学家的看法是,由于公共品领域市场会失灵,故公共品只能由政府生产。1848年,穆勒出版了《政治经济学原理》,他以航道上的“灯塔”为例对此观点专门作过论证。而科斯却不赞成穆勒的观点。科斯指出,若政府授权企业向过往船只收费,企业也会建造灯塔而不必由政府建造。换句话说,科斯认为只要政府明确界定给企业收费权,公共品便可委托企业生产。

科斯的分析后来又受到萨缪尔森等经济学家的质疑。不过质疑归质疑,科斯却给我们提供了一点重要启示,那就是公共品的生产与提供可以分离。还是举灯塔的例子。假若政府授权某企业建造灯塔,而政府向灯塔建造企业购买“服务”,然后再免费提供给过往船只。显然,在这里政府只是“灯塔服务”的提供者而非生产者。可见,政府提供公共品并不等于自己要生产公共品。

扶贫其实也是如此。我看到法国电力公司(以下简称“法电”)的一份资料,该公司称,法电承担了社会责任。事情是这样,法国偏远地区有穷人用不上电,希望得到政府帮助,而政府将此事委托给了法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政府给穷人供电须架设专线,而法电有输电网,只要政府给法电支付适当费用,法电当然乐意代劳。

是的,政府履行社会责任的确无需事必躬亲。由此再想深一层,政府的社会责任不仅可由企业代理履行,也可由社会组织代理履行。社会组织与企业的区别,前者不追求盈利,后者以盈利为目标。这是说,社会组织也能履行社会责任。不过有一个困难,社会组织是非政府机构,若没有相应的制度安排,社会组织的目标与政府的目标有可能会不一致。

举例说吧,保护消费者权益事关社会公正,无疑是政府应承担的责任。政府可直接出面为消费者维权,也可让社会组织(如消费者权益协会)协助维权。需要研究的是,若让社会组织协助维权,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的合作关系如何建立?或者通过一种怎样的制度安排,才能确保社会组织为消费者提供优质高效的维权服务?

笔者所想到的,是在政府与社会组织间建立委托代理关系。社会责任是政府的责任,在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政府是委托方,社会组织是代理方。而确立这种委托代理关系,关键是委托方要购买代理方的服务。事实上,政府购买谁的服务,就是将社会责任委托给谁。这里的委托代理,说白了就是政府花钱托人办事。

社会组织属非盈利机构,代理政府履行社会责任,当然得由政府购买服务(支付成本)。于是就带出了一个问题,社会组织并非一家,政府面对众多社会组织应该购买谁的服务?过去流行的办法是招标,让社会组织展开竞争。引入竞争当然没错,但竞争的方式不只是招标。经验说,有招标就会有人围标。读者想想,以往查处的腐败工程是不是大多都与围标有关?

时下人们有一种误会,以为只要招标就可避免腐败。其实不然,招标并不能杜绝腐败。大量事实表明:招标若由政府官员评标,投标方会围猎官员;由专家评标,专家就会遭到围猎。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大可不必盲信招标。也许有人会问,政府不招标如何选择代理人?笔者的回答,可以直接让受益人去选择,政府所要做的,就是按受益人的选择买单。

这不是笔者的创见,而是弗里德曼的观点。为了资助穷人家孩子上学,当年弗里德曼提出政府与其补贴学校,不如给穷人家孩子发“教育券”,让家长为孩子自主择校。如此一来,学校间形成竞争会提升教学质量。国内也有“补砖头不如补人头”的例子,之前有些地方政府补贴建经济适用房,后来改发“代金券”让贫困户自己购房,此举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许。

写到这里,让笔者最后对本文作总结,有三个主要观点:第一,维护国家安全、社会公正、提供公共品、扶贫等都是政府应承担的社会责任,政府责无旁贷;第二,政府履行社会责任不必事必躬亲,也可以委托给企业或社会组织具体操办;第三,政府选择委托社会组织的可取办法并不是招标,而是让受益人直接选择。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