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艺术家用尸体、死胎、人脑作为创作材料,还让狗吃自己的孩子_人生指南网

这个艺术家用尸体、死胎、人脑作为创作材料,还让狗吃自己的孩子

发布时间:2020-02-05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这个艺术家用尸体、死胎、人脑作为创作材料,还让狗吃自己的孩子

这个艺术家用尸体、死胎、人脑作为创作材料,还让狗吃自己的孩子。那这是怎么回事呢?此人叫朱昱,四川成都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对于他,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变态”。为什么呢?下面就用他的作品来说话!

朱昱的第1个作品叫《全部知识学基础》,内容是他把切割后的人脑脑浆装进罐头瓶子里展示和出售。1998年10月31日下午2点,朱昱带着6人来到北京首都医科大学解剖系,用事先从该系购买的人脑标本5个,在该系的第2解剖室教室进行了所谓“艺术创作”。

他将5个人脑标本切割、绞碎、并将绞碎后的人脑标本用福尔玛琳浸泡,灌装到80个玻璃瓶中。事后,朱昱将这80瓶人脑罐头贴上商品标签。在标签上写明了是“脑浆”,还标明了产地、生产日期、储藏方法等等产品所需的要素。

此外,朱昱还在在瓶盖上则贴有人脑制品“禁食”的字样。 1999年4月,朱昱将这80瓶人脑罐头运往上海,在一个名叫“超市艺术”的展览上非法出售,每瓶售价为人民币98元整。在销售现场,朱昱还播放了他制作脑浆过程的录像带。

朱昱的第2个作品叫《袖珍神学》,内容是他用一只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死人胳膊,手里握着一条长绳,绳子在地上缠绕,一圈又一圈,直到缠满整个房间。为了实现这个作品,朱昱曾多次向首都医科大学解剖系要过尸体。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成年男子尸体的上肢标本。1999年1月9日,朱昱在北京朝阳区芍药居小区202号居民楼地下室举办的《后感性》展览中完成他的所谓“艺术作品”《袖珍神学》。他在该“作品”中将尸体的上肢标本悬挂在天花板上。

朱昱的第3个作品叫《食人》,内容是他在厨房里清洗6个月大的死胎胎、烹饪死胎和食用死胎的全过程。为了制作这个艺术品,他于2000年10月16日,通过欺骗的手段从医院获得到一死亡的6个月大的女胎。

17日20点左右,朱昱在北京通州区家中将这个死胎通过烹饪的方式做熟,并在家中把这个死胎当作晚餐食用。在制作与食用的过程当中,朱昱曾多次呕吐。他吃下的吃死胎总量大约在1克左右,且这一行为的全过程,均被拍摄纪录下来。

朱昱的第4个作品叫《献祭》,内容是他把自己的孩子(4个月大的胎儿)拿去喂狗。从2000年开始,朱昱就一直在这个艺术品做准备,但要找到同意其想法,并自愿为其怀孕的妇女并不易,所以他的计划被迫拖延了近两年。

直到2001年10月,才有一位妇女在重金的诱惑下,答应与他合作。2001年底,朱昱与此妇女在医院进行了人工授精,成功让此妇女受孕。2002年4月21日,此妇女怀孕后4个月在医院进行人工引产。引产出的胎儿被朱昱从医院中偷走,放置在他自己家里的冰箱内。

2002年4月29日10点。朱昱来到北京通州区永顺乡一小区内布置了现场。他将一张大桌子放置于露天平台上,并用白布将桌子包裹上。14时,他将一条从集市上买回的狗与那个被引产出来的胎儿一同放在桌子上,开始了他的“艺术创作”。

为了让狗能够吃掉他自己的孩子,朱昱饿了这条狗一整天,又买了些卤水涂在死胎身上以增强狗的食欲。由于死胎已经很大,狗无从下嘴,他只好用餐刀将这个死胎切成小块去喂食那条狗。整个过程持续了近20分钟,直到狗不吃了为止。

当然了,作为艺术家的朱昱,肯定用照片与录像纪录下来了这一切。后来,这个货被起诉,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了。(喜欢的话多多关注,多多点赞,多多收藏,转发和评论,谢谢!本人其他文章也很精彩,欢迎品读!)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