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与负债的天平摇摆不定,阳光城存巨大债务隐忧 郑州富田太阳城_人生指南网

规模与负债的天平摇摆不定,阳光城存巨大债务隐忧

发布时间:2020-10-10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规模与负债的天平摇摆不定,阳光城存巨大债务隐忧

与深陷债务泥沼的泰禾地产相似,闽系房企阳光城地产的高周转中,也夹带着一丝凶猛。

通过加杠杆、高周转,在2018年和2019年销售规模先后突破1000亿和2000亿后,狂飙的阳光城却不得不在2020年,放缓前进的脚步。

在4月份的年度业绩说明会上,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表示, 2020年是一个不确定性很强的年份,疫情带来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持续多久,谁也无法估量,阳光城能够做的就是向死而生,做出最悲观的情况判断。

对于今年的目标,阳光城是谨慎中难掩野心。“2000亿元+”的意思是,在整体供货货值可达到3200亿的情况下,以65%的去化率就能完成目标,但并不满足于2000亿。

谨慎之处在于,阳光城前7个月的销售额就已破千亿,达到1080.02亿元,完成了全年2000亿销售目标的54%,其中权益销售金额为697.62亿元。

不过,在这份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债务高企成为阳光城当前最大的隐患与顽疾。半年报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30日,阳光城负债总额达到2838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为377亿元。

事实上,阳光城的现状与泰禾极其相似,其最大的软肋在于,行业向好的时候,规模会快速扩大,一旦行业稍有停滞,就会带来巨大的反作用力。本质上是一场赛跑,赌注是企业的命运。

红线上的“重点房企”

融资监管,近期在房企内部成了热词。

8月20日,恒大总裁夏海钧、万科总裁祝九胜、融创总裁汪孟德、中海总裁张智超、阳光城总裁朱荣斌,以及碧桂园、保利、绿地、中梁等房企的财务负责人齐聚北京,参加了住房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召开的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

据多家媒体报道,参会的“重点房地产企业”为:碧桂园、恒大、万科、融创、中梁、保利、新城、中海、华侨城、绿地、华润和阳光城等12家房企。

此次座谈会上,住建部与央行等部门拟对这12家房企进行融资债务总规模的控制,即“345新规”,旨在控制房企有息负债规模,要求其在9月底上交降档方案,并于2021年1月1日起面向全行业推行相关规则。

据了解,“345新规”以有息负债规模作为融资管理的操作目标,设置了“三道红线”:一是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二是净负债率不超过100%;三是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据消息人士称,参与此次会议的12家房企均非常重视,前来参会的要么是总裁,要么是财务一把手。

根据相关机构2019年年报数据,中国恒大、融创中国、绿地控股和阳光城4家房企位于红档,“三道红线”均踩线。

当然,随着各家房企逐渐公布半年报,有部分房企也将位于红档。由于上半年融资相对宽松,导致一些房企不断拿地,债务水涨船高,杠杆难言下降,即使下半年拼命降杠杆,短时间内也难见成效。

降不了杠杆,融资就会受困,哪怕是“重点房地产企业”。

负债与融资

在朱荣斌、吴建斌“双斌”加盟后,阳光城的打法基本没变,只是在优化。

例如,阳光城的净负债率在逐年下降。截至2020年6月30日,阳光城净负债率为114.98%,较2019年底下降23.22个百分点;有息资产负债率降低至33.06%,较2019年底减少3.46个百分点;平均融资成本7.5%,较2019年年末优化20个基点。

短期尝债能力上,截至6月30日,阳光城账面货币资金483.50亿元,实现全额覆盖376.52亿元的短期有息负债。

2017年,吴建斌曾提出,净资产负债率在2019年降至150%以内,2020年降至100%以内。对照来看,2019年目标达成,但2020年目标能否实现呢?

有业内人士表示,阳光城未来一年将有50亿元永续债陆续到期,如果不偿还,永续债利率将会上升,蚕食归母利润;如果偿还,那么净负债率降到100%恐怕没那么容易。

命门仍然在融资端。

12亿元规模的20阳城01,票面利率6.95%,为期4年,于2024年4月24日到期;8亿元规模的20阳城02,票面利率7.3%,为期5年,于2025年4月24日到期……

近期,阳光城融资成本平均值超过7%,高于行业内平均值6%。数据显示,此前阳光城的美元债,票面利率更高。

天平左右边

“公司的负债和规模就像一个天平,天平的左边是负债,右边是规模,中间是利润。当负债重的时候,规模这个天平就要向上走,也就是加杠杆的过程,企业的规模就可以做大。当负债减轻,规模必然会下降,债务和规模之间的支撑点就是利润。”阳光城执行董事吴建斌这样解释过高杠杆问题。

大致意思是,高周转的房企需要用负债去扩大规模,规模扩大后,再用利润去覆盖债务。

道理似乎说得通,但不意味着阳光城就不在意负债表里的数字。据媒体统计,2017年,阳光城发行了40亿的永续债,接近当年10家A股房企发债总额419亿的十分之一。此后2018年到2019年,阳光城永续债规模一直保持在50亿左右。

永续债就像是让人“上瘾”的药方,尽管不会列入负债表,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但增高的利息却不断蚕食公司归母利润。

今年上半年,阳光城净利润17.71亿元,同比增长14.98%,净利润率微升0.26个百分点至7.34%,仍低于2019年行业11.2%的平均净利润率水平。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无疑是一种恶性循环。阳光城只有依靠不断增长的销售规模,才能与不断增长的负债规模达成平衡。一旦遭遇市场问题,公司状况会迅速恶化。

“影子”的价值

有媒体称,阳光城正在通过资产腾挪,将账面上的债务变小。

据报道,阳光城通过旗下子公司拿地,随后将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其他公司。而其他公司背后的最终控制人,就是阳光城董事长林腾蛟,这些公司算是阳光城的“影子”公司。

阳光城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阳光城共计处置了19家公司的股权,这些公司合并总负债高达193.85亿元。这样做的好处是,项目以及债务出表,降杠杆立竿见影。

“企业要想实现快速发展、可持续发展,就必须继续要追求高周转的打法,而且在相当一段时间,高财务杠杆是根本降不下来,一是没有这个条件,二是也没有降的理由,三是它能够推动公司的快速发展,从心理上也不需要(降)。”吴建斌不久前坦言。

现在好了,融资监管加强的情况下杠杆仍然得降,虽然房企有很多的应对方式。但泡沫终有一天会破,谁将成为下一个被戳破的泡沫?来源:求是财经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