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忙着上市融资,那边却慌张“跑路”,教培行业迎来“冰火两重天”? 手机qq4.02_人生指南网

这边忙着上市融资,那边却慌张“跑路”,教培行业迎来“冰火两重天”?

发布时间:2020-10-30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这边忙着上市融资,那边却慌张“跑路”,教培行业迎来“冰火两重天”?

教培行业最近有三件传播很广的事,一是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二是猿辅导获得22亿美元融资,三是优胜教育“跑路”。有的寻求融资,有的却“跑路”了,教培行业正迎来“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过去多年,新东方是中国教培行业的王者,很多人曾打着“颠覆新东方”的旗号来挑战它,但大部分都失败了。第一次出现变局是在三年前的7月,好未来市值127亿美元,超越新东方;第二次是在今年3月,中公超越新东方;第三次是在今年8月,跟谁学市值挤进行业前三,新东方退到第四;最新估值155亿美元的猿辅导,则是下一个变量。

抛开市值这类简单粗暴的评价维度,回到业务层面,新东方的处境同样不容乐观。赖以起家的留学培训业务,在疫情之下大幅缩水,增长最快的K12业务,面临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的激烈竞争,资本竞相追捧的在线教育业务,新东方掉到了第二梯队。

如今,新东方选择回港股二次上市,计划最多募资119亿港元。14年后再次拥抱资本市场,和新东方在线会师香港,但它所面临的局面,已经跟当年截然不同。

历史上,新东方习惯了争第一。去年,新东方在线击败沪江,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不出意外,这一次新东方将抢在好未来之前,成为美股回港上市教育第一股。但是,这些并不能阻挡对手蜂拥而来,像浪潮一样冲向它的地盘。

就在1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宣布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15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千亿。

在此之前的10月19日,上千名家长和老师聚集在位于北京的优胜教育总部,要求退学费、偿还欠薪,因为优胜教育“跑路”了。优胜教育的创始人陈昊曾经在电视节目《非你莫属》宣传创业经历,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成功学大师。

事实上,据统计,自2019-2020年,众多教育机构深陷泥潭、跑路、破产、主动关闭的教育机构已达十数家,仅媒体曝光的就包括太傻留学、爱尚音乐、儿童美术培训机构美智美乐、斑马公学(原名校精英aoe)、莎翁教育、韦博英语、学霸一对一、维乐教育、北京巧虎KIDS早教中心等,涉及K12、留学、早幼教等多个赛道。

再回到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这件事上,有业内人士认为,新东方起家于名师,局限于线下,集团内部固化,牢笼太重。“在资本市场看,好未来的创新确实比新东方好,新的模式肯定会对新东方有影响,不过市场够大,可以养住。”有投行人士说。

新东方好未来历年市值对比

有人质疑新东方在几次关键转型上都错失了最好时机,导致现在对手林立,市值被赶超。而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掌舵者的视野和格局。

比如对于长期战略和短期盈利的取舍。新东方对在线业务的态度是不能亏损,在2019年港股IPO之前,新东方在线都是盈利的,反观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则大多亏损。但后来主流玩家的做法,都是用早期的战略亏损做规模,用持续的资本投入换时间。等新东方在线2019年反应过来开始亏损扩张,市场先机已经不在了。

在对待互联网和新兴事物的接纳度上,新东方展现出犹豫不决的一面。从2013年开始,俞敏洪就频繁“隔空喊话”,动员员工迎接互联网教育的挑战。相比之下,张邦鑫则是举全公司之力推动转型,并在组织架构上成立单独事业部,甚至还改变了公司名称。2017年,俞敏洪在一次演讲中表示自己后悔将15亿人民币投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那一年,好未来的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的个性化学习系统上线,次年人工智能技术进入课堂。

这次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被业内解读为俞敏洪对资本市场的态度发生转变。这次上市,或许能打开在美股被低估的市值增长空间。如果线下业务是新东方的地基,那么线上业务或许就是它的天花板,二者相加就是它的护城河。那么,新东方的护城河有多宽?这不仅取决于它自己,也取决于它的对手们。

转过头来看线上教育,线上教育属于新兴行业,涌现了猿辅导、VIPKID、作业帮等大批教培行业后起之秀。

先说线下教育存在的问题,无论韦博英语也好,优胜教育也罢,他们都面临一个共同的毛病——线下教育过于依赖“重资产”,导致运营成本居高不下,运营风险很难得到控制。

线下教育的运营成本主要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房租、物管、水电等支出;第二部分是教师的工资;第三部分是营销和管理费用。

这些成本并不低,而且属于持续性投入。所以,一二线城市单一培训科目一年的收费达几万十几万不等,原因就是线下教育整体运营成本太高。

而一旦遭遇诸如新冠肺炎疫情等公共卫生事件,线下教育将陷入瘫痪,不仅课程难开展,也面临大量客户流失,导致企业入不敷出,经营困难。

为此,疫情期间也有不少线下机构转型线上,但效果并不理想,一方面,家长认为线下线上效果不同,不能接受二者同价;另一方面,线下机构普遍缺乏线上运营经验,且无强大的软件体系支撑,某些平台甚至频出闹剧,导致家长不满。

相比之下,诸如猿辅导、作业帮这类工具类APP却成为本次疫情的受益者,因为他们从诞生之初就做的是线上教育,多年下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且产品拥有较强竞争力。更重要的是,靠互联网这种“轻资产”模式,线上平台可以让孩子待在家中接受良好教育。

但是,线上教育在极速狂奔的同时,却要当心泡沫破灭。

就拿猿辅导来说,据介绍,截至2020年10月,猿辅导除北京总部之外,已在武汉、西安、郑州、南京、成都、济南、长沙、天津、重庆、沈阳、长春、合肥等城市建立了教学教研中心和分支机构,员工数量超3万人。

从上述数据来看,猿辅导正变得越来越“重”,如此庞大的线下体系和员工数量必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相比纯线下机构仍有优势,因为业务实际开展仍然是依托线上来完成。

换言之,猿辅导在各大城市设立分支机构和教研中心的目的是为了争夺线下市场,将用户往线上引导。考虑到近年来线上教育竞争越发白热化,各大平台的争夺战自然会从线上蔓延到线下。

另外,在线教育平台用于宣传营销的成本更是令人瞠目结舌。有媒体统计,仅仅去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行业广告投放额就高达30-40亿元。在高峰时段,头部企业每日投放额平均高达1000万元。而在去年的暑期招生争夺战中,猿辅导在抖音上的广告投放就高达到1亿人民币,加上其他的线上多点投放,初步估计,猿辅导去年暑期的招生投入就高达4-5亿人民币。

由此不难看出,头部教育平台已经陷入“恶性烧钱”的怪圈,这不仅会拉高整个行业的运营成本,也会导致盈利遥遥无期。

另一方面,虽然教育平台烧钱如火如荼,但来自消费者的投诉却屡见不鲜。

网上投资

大量投诉不仅严重影响用户忠诚度,也会对市场开拓造成阻碍。平台方要消除投诉带来的影响,又不得不花更多钱去做公关和营销,形成恶性循环。

此外,在线教育行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局面未明显改观。有评论指出,除了跟谁学以外,近年上市的英语流利说、51Talk、尚德机构、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这意味着行业整体亏损依然严重,何时能扭亏为盈无人知晓。

总的来说,在线教育的盈利之路还很长。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潇湘晨报、深燃财经、蓝鲸财经、凤凰网科技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