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惨样”刺激日本?拜登会重视盟友,不过远水难解近渴 邹林_人生指南网

澳大利亚的“惨样”刺激日本?拜登会重视盟友,不过远水难解近渴

发布时间:2020-11-2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澳大利亚的“惨样”刺激日本?拜登会重视盟友,不过远水难解近渴

快到年底了,都忙着拉业务、冲绩效。可澳大利亚一些产业如今却陷入“凄风苦雨”。原因很简单,都是堪培拉当局和一撮政客们作的一把好死。

澳大利亚厂商因为倾销葡萄酒,遭到立案调查。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对此进行了回应:反倾销的关税措施会给澳洲葡萄酒行业带来“毁灭性打击”。而澳大利亚负责农业的部长还在叫嚣:不会因为受到损失而在立场问题上妥协。

对于澳方的恼羞成怒,其实也并不意外。大麦、原木、龙虾、煤矿、铜矿、羊毛等出口受挫,堪培拉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做错事就要受惩罚,连小孩子都知道,澳方还在装傻。不过也无所谓,钝刀子割肉才有乐趣。既然澳方享受这一过程,那么不妨慢慢来,时间还有得是。

澳方以为挺到拜登入主白宫之后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能借助美国的力量来摆平一系列的问题,纯粹是痴人说梦。相比澳方的愚蠢,日方更加现实。

固然不久前澳大利亚首脑莫里森访问了日本,双方还拟定了“军事防卫协定”的大致框架,离军事结盟更进一步。但即便实现“双方军事力量无需审核便可直接进入对方国家”,日澳就真的能够深度互信?恐怕当澳大利亚拒绝将潜艇大单交给日本时,双方就已经清楚,二战时在丛林杀得你死我活的两个国家,不可能在“印太战略”里成为推心置腹的盟友。

面对澳大利亚得罪最大贸易伙伴之后的“惨样”,日本其实有自己的算盘,而能够肯定的是,东京方面绝不愿意重蹈澳方的覆辙。

日方的态度显得比较暧昧。就在11月26日,日方公开拒绝了“不让公务船以外的船只进入钓岛周边海域”的合理提议,等于同时也拒绝了改善事态的方案。

这种强硬,是在是不合时宜。为此,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国内还受到指责,被扣上了“对华示弱”的帽子。原因只是因为他没有当面反驳来访的贵客,而是礼貌地选择了倾听和默不作声。茂木敏充则解释称:已经向对方传达了相关主张,强烈要求杜绝针对日本渔船的行动。

事实上,如果双方都遵守“只允许公务船进入钓岛海域”的约定,那么争端和问题将得到管控,并逐渐平息。但日方却贪图别国领土,蛮横地声称“不存在主权争议……日本渔船开展活动没有任何问题。”既然如此,那我方更可以派遣渔船去钓岛海域作业,不能让日本人在我国领海上盗渔,对此要进行有力管辖,抓捕和处置日方违法人员!

不过,日方还是害怕擦枪走火。打是打不过,也不敢测试美国是否会坚持“钓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即便美国履行承诺,且不说能不能起到作用,光是美国要日本付出的报酬恐怕就是个天文数字。里外里都是东京亏本。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安倍晋三亲弟弟)11月27日称,中日已就开设防务热线达成一致,将加快协调“海空联络机制”的完善。

与此同时,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会晤邻国的贵宾时,主要提出了3个比较强烈的诉求:

一是岛屿争端。菅义伟如复读机一般再次重申了日本的错误观点。可以直接忽略。

二是扩大农产品对华出口。菅义伟希望能够取消针对日本食品的限制,尤其是牛肉和大米。

三是日本不该管也管不了的事务。当然菅义伟也只是照例提一嘴,表明日本和整个西方是站在一起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相比堪培拉当局,日方就表现得比较正常,起码智商是在线的。这样一来,两国还能谈谈区域合作、共创亚洲美好未来等。而澳方现在已经沦落到想打个电话交涉一番都没机会的地步。

菅义伟不提“印太战略”,是识时务,只要不撕破脸,就能继续交往,关系尚能在磕磕碰碰之中发展。

难道日方不明白拜登会重视盟友?当然明白,但美国的“重视”往往更是“利用”。不能完全依靠美国,而是要把美国的支持当成杠杆。换句话说,日本始终是“留一手”。日本的位置和体量决定其不可能100%一边倒。当然,东京方面最擅长的就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话说回来,拜登要搞一个所谓的“民主联盟”,其实就是针对崛起中大国进行围堵。美国打压“最大竞争对手”的本质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打压方式会更加“巧妙”。与特朗普所使用的“乱拳政策”相比,拜登应该更倾向于“囚笼政策”。不仅包括之前的联盟,还会谋求建立新版“亚洲小北约”。这样一来,日韩、澳大利亚、菲律宾等盟友都会更加受到华盛顿的重视。

越是如此,越不可示弱。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什么妥协和退让的余地,干就对了!温言在口,大棒在手,美国人总结得非常到位。澳大利亚的“惨样”正在让日本清醒,亚洲的格局还是会根据实力来塑形。日本明白并迫使自己接受现实,从这一点来看就比澳大利亚聪明。当然,如果澳大利亚没被修理成这样,日方也不会如此理智。(完)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